晓夏

袁维娅

又一个WordPress站点

诺基亚pc套件官方暧暧内含光 台湾--豆圆其说

浏览量:28

暧暧内含光 台湾|-豆圆其说
树在,山在,
大地在纪如景,岁月在,我在。

图片|摄于垦丁龙盘公园
自琉球一别后,我总是想起
脚下细白的沙,漆黑的夜。
以及,对岸高雄港华丽的灯火江陵一中。
那种感觉无疑是奇妙的。
海浪未甚,风未刮大,
夜晚的空气里带着丝丝凉意。

图片|摄于阿里山
满心欢喜的孩童广心水吉,在月色的帮助下,
用小手建了一座孤独的小沙丘,
他们的父母在远处散步,面目不清江依琳。
隔海望去义渠骇,好像对面城市的热闹喧嚣
与他们无关,也与我们无关。

图片|摄于彰化火车站
哲学家奥古斯丁说,
世界是一本书金水疑云,
而不旅行的人只读了其中的一页。
那些走过平湖烟雨,岁月山河,
历经劫数、尝遍百味的人,
会活得更加生动和干净。

世界之大,
我们目之所及,不过是地球一隅。
幸运的是,
火车为我们将世界浓缩。

图片| 摄于北埔火车站
图片|摄于阿里山祝山站
| 鹿港的风 |
几乎到鹿港的同时姚尚武,
网易云给我推荐了《鹿港小镇》。
鹿港是个节奏很慢的地方,
人走得比黄昏的风还要慢,
妈祖庙里烧香的人络绎不绝。
在罗大佑的歌里,
她更像一支快节奏生活里的田园牧歌。

图片|摄于龙山寺
| 花莲的鲸 |
出生在内陆的我,对海一往情深。
花莲的海和天,是一种简单到极致的美超音速推进号。
端坐在海边,
每一朵浪花都是新的,
每一缕海风都不是刚刚那一缕,
许多断断续续的思绪慢慢变得清晰。
听海,让人深沉。


天空有诗国企风流,海洋有歌,鲸来吟唱。
想问问鲸群:
大海深处是什么样的呢?大海的尽头在哪里呢?

图片|摄于清水断崖
| 台东的雨 |
连绵的小雨构成了台东灰蓝的底色。
在云山水下车的时候,脑袋昏昏沉沉的,
抬眼一看,才发现似乎入了人间仙境。
云山水美得动人心魄,随手一拍皆可入画。章慕良

图片|摄于云山水
伯朗大道美好得像个梦境。
我们骑着电动车在这里兜兜转转,
最后怀疑自己是误入了桃花源,
否则,为何“遂迷不复得路”?

图片|摄于伯朗大道
生活中总有一些不期而遇的美丽。
出发前,我们总担心下雨会影响台东之旅,
成行后,怀疑阴雨是否才是台东的自然状态。
这里的湖光山色、田园小道、海天相连金善雄,
在烟雨的渲染下,宛如一幅中国画。
三分留白,淡然无极而众美从之。

图片|摄于多良车站
| 垦丁的蓝 |
在垦丁的旅行就像飞行,
我们抛弃了肩头的重量。
一路闯进天空中那种非现实的蔚蓝,
一种星球上更接近宇宙,奢侈的湛蓝。
在这似乎是漫无边际的无垠之下,
充满重量的空气中,
存在的是暂时被我们抛弃的,
名为生活的事物法医废后。

我不止一次地告诉朋友们,
相比自然景观玲珑变,我更喜欢人文景观。
这个想法几乎是到了垦丁就立马被推翻。

有些东西,总能让人一秒融入这座蓝色小城。
比如路边提着冲浪板的青年。
被海风掀起的漂亮纱裙诺基亚pc套件官方。
晴朗天气里汽车的鸣笛声。
沙滩上亮晶晶的小砂砾。
和洒在海面上的,
金子一般的,阳光。

图片|诗与卓摄
| 台南的人 |
文字学老师曾提醒我们,在台南要小心言行举止。
这句话让我们在公交车上也不敢开口交流,
生怕“暴露口音”,我们一路小心翼翼,
下车时只用眼神示意对方。
刻板印象就是这样来的吧。

图片|摄于周氏虾卷
热情推荐景点的房东、
运河边散步时为我们指路的阿公、
台湾文学馆里那位98岁高龄的讲解员,
都是台南人典型之代表。


图片|摄于台湾文学馆
不知是台南的魔力还是运气使然,
我们从这座城市感受到了归属感。
这是在台湾其他地方所没有的。
运河边的清风朗月仿佛似曾相识。
或是高考前散步时傍晚的风?
或是去年夏天在西湖遇到的圆月我主法兰西?
台南对我们而言,是熟悉又是不熟悉的窦光鼐。

图片|摄于赤崁楼
| 嘉义的山 |
阿里山是幼时的我对宝岛台湾的初印象。
课文里“莽莽林海”“入云深处亦沾衣”令人心向往之。
【阿里山 · 云海晚霞】
和清莹、帆看过不少次日落,
唯独没有好好看过一次晚霞。
晚霞听起来像是落日的附属品。
不过,阿里山的晚霞
本身就是最不可方物的主角。

落日总是充满遗憾的,但由于云彩的加持。
天地一片暮色,光线变得立体而生动。
余晖下的阿里山,似乎能让人看进去,变幻多姿。
每一分钟都绝无雷同。

云海晚霞更像是一种人生境界。
因为雾里青山刘氏神卡,绵延不绝,一山更比一山高。
云层瞬息万变,浮光跃金。
时有淡雅动感之态,时呈火烧云之势混沌神风流史,
宛如漫漫人生路。
生如逆旅李雨桦,一苇以航。

【阿里山 · 祝山日出】
由于天气的不确定性,
我们一直担心看不到日出。
直到头一天晚上
夜幕上零零星星几颗星光出现,
才终于放下了心。
清晨四点起来坐小火车看的祝山日出,不好看也变得好看起来。
记得高中一道地理题大致为:
判断图中到底是日出还是日落,
难倒了所有人。
是啊,同样是霞光万丈,
同样是太阳与地平线相交,
到底是日出还是日落呢?

当时的答案是蒙的,但现在我想告诉自己,
当太阳如此接近地平线,当霞光笼罩,
让看着这个方寸天地的你,决定这是日出或日落。
或许才是那道题的答案吧。

图片|摄于阿里山
日出之美在于它脱胎于最深的黑暗。
——辛夷坞
心里有束光,眼里有片海
谢谢亲爱的朋友们
朋友中最可贵的关系,便像一束光
打在心间,依偎取暖
面对它的降临,心存感恩
是它为我们带来欢颜和耐心,忧愁和误解
也为我们带来相聚的理由
愿我们历经山河,仍觉得人间值得
愿你找到太阳,愿太阳找到你
愿明天,如约而至。

图片|摄于多良火车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