晓夏

袁维娅

又一个WordPress站点

诺诺森林全集系我,如果有多一张船票(fare),你会唔会同我一齐走啊?-悠长逃亡

浏览量:61

系我,如果有多一张船票(fare),你会唔会同我一齐走啊?-悠长逃亡缎君衡

终于过了忙碌的一阵子,得了几天清闲时间大川隆法。看电影,做饭,看夕阳从窗沿消失,看周游又把乒乓球玩得噼里啪啦响,这几日就那么过去了。
前几天倒很匆忙,让控制不好情绪的人会添点烦躁。那天早上有课诺诺森林全集,不得不在留恋冬天被窝的状况中,顶着寒风出门。冷风一刮,睡意全无,还有印入眼前的漫天白晃晃。除了打不到车其实也生不出来其他的烦躁,雪会让人变得舒服。以往看腻了的街道会换一种面貌和你见面。
还有什么烦躁的事,就是住的地方与教室之间的匆忙来回。这一开始也是我自己的选择,这种匆忙来回就必然会出现在生活里。来回的距离不远不近,花掉的时间就那么点,倒是要把它单独摘出来独立成一个个体来对待的。不太冷的时候我骑车,从摩拜到哈罗,累计起来也有不少里程,APP里好像显示我起了两百多公里。
每次都提示“您的出行消耗了一块绿豆糕/一片海苔”,
我每次都说:可是我都没有吃绿豆糕,也没有吃海苔。
骑车的时候不自觉地会哼歌,不得不说有的歌就是忘不掉,这三四个月我在路上把王菲的《天上人间》唱了了无数遍。也许还要继续唱,从二零一七唱到二零一八。
忙碌一点没什么不好夜王凤仙,这样时间过得快。要是日子拿来发呆,看电影梅九哥,做饭,看夕阳从窗沿消失,看周游又把乒乓球玩得噼里啪啦响,五天就只当一天过。
让我个人觉得烦躁的是忙碌会把一天隔成不同时段隋蕾,始终转换之间会消耗多数的能量,我的能量有限,不像足够海轮驶出数千里的充足燃料。有限,大多数事物都是有限,无限的你接不住。时间只挤给你百年,夜晚不过十二三小时。
最近夜夜伴随噩梦,好不容易脱离了这种令人恐慌的生活模式一两个月,又开始了。这一两个月的睡梦中没有追杀、枪战、逃命,有的是一些简单的小事,舒服,有时候梦再岁月静好一点,睡得可以称得上舒坦祖莹偷读。现在已经结束了,我又开始做梦了塞北三朝之金。
这种情况早就持续了很久。一开始觉得新奇,稀奇古怪的梦还会记在备忘录,我现在手机里还记录着一个三四年前的梦,滕旋那几天都为这个梦惊叹,和好几人说过浙大夜惊魂,觉得细节安排可以拿来拍电视剧。后来,就麻木了。
昨晚做了一个和父母还有家人外出游玩,提着无数行李箱和大包小包,带着五十斤的尘与土。奔跑中拿着早就买好的船票登上了一艘巨大的游轮,像个小镇的游轮。人很多,伴着不知从哪儿来的烈阳,汗水和热气交杂,让人烦躁的不行。船上像个破旧的集市,每个人有五十斤土的话,船上就有五亿尘土在飞。还有巨大的噪音:谈话声、嚷嚷声、脚步声、碰撞声,聒噪星海猎人,像五千只鸭子。
这样的船太重了,都是尘土气,吸一口会呛进肺里。
但如我有这样的船票,你也会跟我走的轰天复仇。那我还是希望是一艘风光无限的游轮。我就再问一遍:
系我,如果有多一张船票(fare),你会唔会同我一齐走啊?
如果给你张亮晶晶的有漂亮字体的明黄色船票,
你想象中的船长什么可爱样子?
你同谁一齐走?
/留言送好梦一个/